您所在的位置:汲滩资讯>科技>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3年成创新设计产业高地

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3年成创新设计产业高地

发布时间:2019-11-08 14:57:26

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原先“尘土飞扬”的旧厂房,现在“转变”成了一个充满灵性的空间。9月22日,济南国际创新产业园和200多家注册企业庆祝开业三周年。

济南国际创新设计工业园作为济南市中心南部二环路科技创新产业区的桥头堡,经过3年的发展,已建成“江北最大、全省最好”的创新设计工业园。以工业设计为切入点,引导新形式、新模式、新经济等创新产业的发展。

三年后,济南的工业设计生根发芽

9月20日,济南国际创新设计工业园迎来了另一批设计专业学生。在参观各种设计作品的同时,他们还会被告知,长江以北最大的创新设计工业园区已经有200多家注册企业,这将是他们未来毕业后的理想工作场所。

三年后可以改变什么?对济南国际创新工业园区负责人陈建来说,这是让一个产业从零开始在济南扎根。

2014年,在咨询济南中央政府后,在广东、福建等地拥有工业设计园区运营经验的广东田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决定在济南开设长江以北第一个工业设计园区。作为济南项目的负责人,出生于工业设计的陈建来到济南“战前作战”。

令陈建惊讶的是,著名的工业城市济南直到2016年才拥有专业的工业设计公司。"许多企业不知道什么是工业设计,更不用说设计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在深圳工作多年的陈建说,当广东涌现出大量工业设计企业,给当地制造业带来巨大的推动力时,济南实际上在这方面落后了。

同样的技术和材料被称为现代工业的三大支柱。设计不仅可以改善工业产品的外观,还可以优化结构和功能,使产品更加人性化。当时济南的很多工厂都处于尴尬的境地,产品销售不好,但他们不知道原因,也不会主动找设计公司为自己进行创新。

在这种情况下,济南田童公司成立,并开始与市政府和山东出版集团合作经营济南国际创新工业园。

工业园区的首要任务是吸引遍布全国的设计公司来济南。“在北京,有很多来自山东的设计人才。当他们30多岁时,他们还面临着去北方或回家创业的选择。”陈建介绍说,他们首先针对计划回家的山东人。

2016年9月22日,首批落户济南国际创新设计工业园区的15家企业中,有许多是从山东返回的。然而,对于这些充满理想的设计师来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济南面临着怎样的生活。

培育工业设计市场的园区倡议

让他们感到不安的实际上是济南当时不乐观的工业环境。"山东工业设计不仅缺乏产业集聚,而且缺乏市场需求."济南瑞冠工业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鲁仲恺表示,由于济南周边企业主要依靠设备制造等生产性材料,企业对工业设计的了解有限。

下游市场的短缺伴随着供应链的短缺。“在珠江三角洲地区,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形成了非常完整的产业链。人们可以为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找到生产者。”陈建介绍说,工业设计最终是服务于大规模生产产品,不能与上游供应链系统分离。然而,济南周边许多制造企业的供应链相对落后。即使设计师为他们设计了高质量的产品,也很难找到高质量的供应商和大规模生产。

济南很难培育出供需双方都有缺陷的工业设计。然而,如果没有工业设计,济南和山东的制造业转型可能会更加困难。此时,作为济南国际创新设计工业园的经营者,田童公司携带的珠三角基因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一天,数千名设计师已经在该公司经营的广东工业设计城工作。他们背后是一个巨大的供应链系统。”陈建表示,在广东培育多年的田童公司已经拥有丰富的供应链资源。在济南园区,如果设计企业与其客户有相关的供应链连接需求,深圳供应商可以在同一天为济南企业服务。

“苹果公司总部设在美国,但手机是中国制造的。在强大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下,太平洋并不遥远,更不用说山东和广东了。”陈建说。

同时,陈建和他的团队也投入大量精力培育济南和山东市场。

从济南到淄博、泰安、威海,陈建一直积极向地方政府和企业宣传工业设计的价值。事实上,这项工作超出了传统意义上工业经营者的义务范围。陈建还说,当他带着天花来到济南时,他想做的不仅仅是和政府一起经营一个公园。

“我们吃房租,政府征税。这个结果不能反映工业设计作为一个产业的重要性。我们希望做的是培育山东的工业设计产业,最终为山东的制造业服务。”

产业集聚初步形成,创意产业城市即将形成。

2019年9月,在园区开放三周年之际,在园区注册的企业数量从最初的15家增加到200多家。然而,对同一天的公司来说,更让他们高兴的是看到工业园区开始出现产业集群。

刘美泉和沈符涛是第一批进入园区的企业家。沈符涛从北京回到济南时主要从事品牌设计,而刘美泉创业时只是一家家装公司。正是工业园区的会议使两家企业成为互补的伙伴。

“根据园区给我的建议,我们开始从品牌设计向空间设计转型,因为济南的空间设计市场容量明显较大,园区可以给我们更多的政府和企业资源。”沈符涛表示,目前,他的企业黑和石湾已经为政府和企业客户承接了许多空间设计业务。

今年刚满30岁的刘美泉,与沈符涛和公园里的其他几位企业家组成了一个小型工业联盟。“在联盟中,沈局长主要负责上游设计,而我主要负责中下游的实施。此外,园区内还有科技企业,可以为整个设计提供支持。”刘美泉说,他已经告别了利润较低的家居装饰行业,企业营业额也从100万英镑左右发展到1000万英镑。“更重要的是,在空间设计行业,你可以在公园的链条上找到任何服务。”刘美泉说,当顾客来到工业园区时,他们可以得到一整套服务,而不必到处跑。

“对于设计师来说,他们可能在营销和形象包装方面没有优势,这需要专业人士为他们提供服务。”陈建表示,目前,在为设计企业提供培训的同时,园区也吸引了一些相关媒体企业。随着未来企业数量的增加,园区计划建立一个开放的在线平台,企业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找到合作伙伴,即使他们没有进入园区。“就像淘宝一样,人们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但这是一个重要的利益群体。”

“整个公园围绕设计和创意而建,但围绕创意设计的公司也将自愿来到这里。”陈建说,公园项目的第二阶段将于今年进行,第三阶段将于明年完成。此时,园区不再需要主动寻找企业迁入。由于利益的聚集,更多的外国企业和本地人才将来到这里寻找合作机会。陈建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个创新设计的工业城市将会形成。

工业园区为山东制造业服务,预计未来三年

"工业设计的魅力在于让这些想法超越图纸,成为真正的产品。"陈建说。

诺福克电子公司是一家由大学教授创立的科学企业。作为该行业的专家,山东大学物理学院的司春树教授一直在研究如何利用光学技术检测空气中的污染物。经过多年的研究,该团队开发的空气净化器在传感器技术方面已经达到全国前三名。然而,由于团队在社会实践中的短板,产品的营销并不顺利。2017年,公司营业额仅为180万元。

"诺福克电子公司进入园区后,引入了工业设计服务."陈建介绍说,通过设计,整个产品的功能和结构不断完善,最终形成了一个更具可操作性的“出租车雾霾检测”系统。加上园区与企业的政府和财政资源,诺芳电子的业绩也呈现出“爆炸性增长”。2018年营业额达到1980万元,2019年上半年已经超过2000万元。

对于济南周边的传统产业来说,工业设计可以发挥足够强大的作用。

章丘企业福英门是一家电动车制造商。在接触工业设计之前,福音门的车间甚至没有生产图纸。所有的制作都是由老师带着记忆完成的。后来,企业的转型遇到了一定的困难。负责人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听到了陈建的分享,决定通过园区介绍瑞冠工业设计公司的设计服务。“事实上,我们只是根据产品的具体情况改进了产品的外观和结构,并帮助产品完成了升级。最初的低端品牌扫地机已通过工业设计升级到机场、车站和商场等高端应用环境。”卢仲恺说。

“事实上,山东不是电子和家用电器等轻工业的聚集区,但却是全国最重要的设备制造区之一。在设备制造领域,工业设计也至关重要。”鲁仲恺表示,仅仅外观设计也能使企业产品具有更高的识别度,更容易在展会上受到顾客青睐,工业设计将带来产品功能和操作舒适性的改善。鲁仲恺还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享受工业设计带来的新机遇,山东作为一个主要的制造省份,将同时带来更多的设计价值。

济南国际创新设计工业园已经开始展望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在山东,应该有更多的创意设计人才来寻找一个发挥他们才能的地方。山东制造企业也应借助工业设计实现新旧动能的转化。”陈建说。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于悦)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 五百万彩票网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