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汲滩资讯>社会>600多年来第一艘环球航海的中式传统木帆船即将诞生

600多年来第一艘环球航海的中式传统木帆船即将诞生

发布时间:2019-10-29 15:43:03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岑氏造船厂正在浙江舟山建造一艘完全恢复郑和船队主要船型的木帆船。这艘船的名字是“刺桐”。造船团队中,最年轻的超过60岁。近两年后,这群资深艺术家将很快完成“刺桐”号的建造,并开始试航。帆船队也在认真准备为期三年的环球航行,这也将是中国木制帆船首次环球航行。

揭示中国木制帆船的秘密,古代人的高超技艺和现代科技。

“刺桐”长31米,宽8米,主桅杆24.5米。总共设计了三层政府大厅。这是一艘巨大的中国木制帆船,排水量为300吨。她有很深的运输空间,长的壁和壳,并有足够的储备浮力。稳定性好,操作简单,结构坚固,防水设备好,抗风能力强,耐久性强。

中国的木制帆船与欧洲的帆船有明显的不同。这些差异今天仍然存在。“帆”诗人在造句时经常用帆来代替船只,比如“严成逼帆,把箭劈成巨浪”,“总有一天我会乘风破浪,把我浑浊的帆拉直,架起深海的桥梁”。

中国传统木制帆船的航行完全依靠船帆和桨。风力是木制帆船的主要能源。优秀海船的评价标准不仅包括船体结构的工艺和所用材料是否优秀,还包括造帆水平和全帆捕风能力。从制作精良的船帆的开始到最终安装,每一步都必须符合传统技术代代相传的“精粹公式”和规范。一张好帆是用来吃住和保持风的,结实有力,风袋鼓鼓的,像海鸟滑翔的翅膀,羽毛紧密有序,不留任何空间。当帆被海风裹住时,布的颤动声和木桅杆的“吱嘎”声是完美匹配的。听起来不错的时候,好帆就是好帆。精确的帆面积需要根据船体长度、桅杆高度和吃水深度来计算。传统木制帆船的每一张帆都是手工缝制的,帆面用棉布拼接缝制,各种“筋骨”都需要缝制固定在帆面上。帆被包边,一圈结实的麻绳被固定和缝合,称为“轮廓”,整个帆被拉在桅杆上。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独有的硬帆,可以逆风行驶。

欧洲帆船使用软帆,不能逆风行走。

中国帆船的船尾可以安装电梯板。有纵向龙骨、多个横向防水隔间、多个纵向肋等。其形成实心船体结构。通常使用三根桅杆、扇形布帆或矩形竹篷。船头和船尾绘有民俗风情,船首刻有龙眼或鱼眼,俗称“鸟船”。它是优秀的船只之一,撞击岩石后不易下沉,适合长途航行。

然而,欧洲帆船采用全身结构,撞击岩石后容易造成船舶损坏和死亡。

“刺桐”号修复了当年郑和下西洋的主要船只,包括宁波、福冈和广川。宁波船舶的特点是船底锋利,船头和船尾略微倾斜,船首呈鸟嘴状。宁波船舶在建造过程中蕴含着丰富的艺术内涵和民俗风情,使舟山传统木帆船具有浓郁的吴越海洋文化特色。木制帆船的船头像鸟的头一样高高升起。这种现象与古代吴越地区对太阳鸟文化的崇拜有关。同时,船首画和船画工艺也是舟山渔民画的雏形和起源。

舟山传统木帆船船体结构采用鸟嘴弓、两侧鸟眼和翼展帆,反映了吴越祖先河姆渡遗址所反映的鸟图腾信仰文化。船上的绘画、雕刻和符号是传统木制帆船的独特装饰。从唐代到明代,舟山当地的木制帆船船体很小。几乎没有地方可以用图片和数字来装饰船首、船身和船舷,只有“红头船”等等。

明末清初和民国时期,随着大型渔船对、大型渔船和大型流网船的增多,渔船上的装饰和符号逐渐盛行。早期,渔船上装饰有“脚踏莲花观音菩萨”、“八仙渡海”、“鱼跃过龙门”、“龙凤同游”、“大鹏展翅”等图案和符号。有些画有历史英雄,如关公、宋武和穆桂英。莫林的书法中包含了“全民关爱”、“全民繁荣”、“顺风航行”、“满载而归”、“年年钓鱼”、“年年平安”等词。舟山传统木帆船的船头、船身和船尾雕刻或绘有龙、凤、鱼、鸟等图案。有些还雕刻有可怕的野兽。

现代科技采用先进的北斗导航、水位探测仪、海水淡化器、污水处理装置、自动灭火装置、救生装置和通讯装置。

正是由于这些差异,这种造船和即将到来的环球航行不仅在中国航海业,而且在世界航海业早已为人所知。菲律宾帆船协会早在2018年就已经邀请了该团队:当船队抵达马尼拉港时,将会迎来30艘传统的菲律宾木制帆船。这也是世界航海界的最高礼遇。

“这是我建造的最漂亮、最大的船,也是我生命中最后一艘船。”

“刺桐”的建造者岑全福先生是非世袭继承人“岑造船厂”的第三代继承人。他现在85岁了。岑明溪,岑老的祖父,在1900年建立了造船厂。到20世纪80年代末,四代造船商已经建造了1000多艘船。

历史上,岑主要制造渔船。后来,随着钢船的普及,造船厂变成了一个专注于手工制作的古董木船和古董船模的工厂。在过去的20年里,岑氏造船厂受邀建造仿古木船和古船模型,以迎接瑞典古帆船“哥德堡”来到中国、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福蒙加”火炬传递以及参加2010年世博会等重要事件。

岑全福老人说,这一次,“刺桐”的建造是他所接受的最艰巨的任务,最快乐的任务,也是他事业的终结。岑老在接受采访时告诉作者:“这艘船是幸运的。它会飞得很远。它想看到那些渔船从未见过的世界。然而,这也是一项重大责任。因为我想代表中国传统的木制帆船,我必须让它变得漂亮。”

岑武国,岑全福的小儿子,现在已经50多岁了。他是岑氏造船厂的第四代继承人,也是建造“刺桐”号的工匠大师(工程师)。他告诉作者:“在他负责建造的十几艘大型木制帆船中,工艺复杂性排在前三位。与现代传统木帆船相比,帆船的帆船建造增加了2层,对船体的稳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得船体建造难度增大,工艺精度成倍提高。刺桐是对我造船技能的考验,但我仍然很兴奋,因为木帆船越来越少了。每次建造中国传统的木制帆船,都是海上重生。他们有太多美丽的故事和想象。

中国顶级航海家聚集在一艘船上,他们毕生的梦想将成为现实。

帆船运动对大多数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更多的人可能熟悉历史、传说、故事,比如《加勒比海盗》,或者失踪的当代航海家郭川。有多少人能计算出当代航海家?但是这群人在不出航的时候,可能会在某条街上经过普通人。

这次“刺桐”环球航行的聚会可以说是一群中国顶尖的航海家。

作为顾问船长,魏军被所有内部人士誉为“船长”和“第一个在中国环球航行的人”。他是当代中国第一批从事帆船运动的专业人士。早在2012年,魏军带领团队成功完成了中国人沿地球原始地理的第一次环球航行。迄今为止,已有数万名学生接受了培训。

作为队长的是董卿,被称为“东哥”。东哥不仅像魏军船长一样成功完成了环球航行,还保持了中国最长航程的纪录。2015年,以董卿为队长的曙光号首次代表中国完成悉尼霍巴特帆船赛,这也是中国船队首次全面载人。

在“刺桐”舰队中,还有一个传奇人物,机械师王铁男,他被称为“铁”。他不仅有丰富的环球航行经验,而且多次成为主力,在前三名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次,他担任机械师,也是与造船团队合作最密切的帆船团队之一。在过去的两年里,烙铁和岑的团队几乎一路粘在舟山的天气和太阳下。

在造船成功完成的最后阶段,我们遇到了最大的困难——没钱。到处都有人集资,但没有结果。在每个人都最焦虑的时候,烙铁对每个人说,“我会回厦门几天”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打算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甚至有些人怀疑烙铁是否会回来。两周后,烙铁回来了,他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他没有多少钱,可以坚持一会儿。直到那时,人们才知道他回家卖掉了他唯一的房子。安顿好家人后,他立即回到舟山。

岑武国还拿出了儿子结婚的所有嫁妆钱,并在每个人都在努力筹钱但没有结果的时候支付材料。

帆船运动不仅仅是富人的活动。在中国,这些职业航海家大多资产不多。他们是一群有梦想的人。龙应台教授曾在一篇题为《面朝大海》的文章中写道:“在我们与外界隔绝的日子里,我们不是赞美大海、面朝大海、拥抱大海的人,而是面朝大海、思考内陆的人。”600多年来,尽管我们有32,000公里的海岸线和6,500多个岛屿,但人们熟悉航海、海洋文化和亲海洋意识的建立。它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人去做,更多的人去讲述。

也许,“刺桐”号之后,将会有不止一艘中国木帆船进入全球海洋航线;也许有一天,孩子们会在暑假上几堂帆船课。也许,当玩家收集有限的乐高模型时,更多的普通人也会玩和收集各种中国魔术建筑,包括中国帆船。

Top